微信号

400-801-8389

绝美空间中的中国文化与态度——九朝会

2019-04-22       来源:九朝建业


中国文化有足够底蕴,支撑一种普世审美观的出现。奥运、世博和GDP,都让中国人的文化自信空前膨胀,经济崛起之后的文化崛起是必然。但面对当代生活,我们其实还有巨大的缺失。顶级的,从来都是世界的、超越时代的,不会是纯粹的仿古与怀旧。这个时代的精神元素与身审美体验,融合进纯粹的中国文文化中,再加上设计师用当代的设计手法与艺术语言来体现,就形成了新东方主义。


所谓九朝,是历史上各大朝代的文化精神集合和美景再现,“九”,在古代被认为是数字中的极数,也取其尊贵,多的意思;“会”是相逢的意思,我们每天与宾客们相遇,又暗指我们这里的所有“宴会、聚会”之意。


九朝十八景风格迥异、内涵古韵而承创,既有情调浓郁的私密茶席,又有敞亮闲聚的园林散座,更不乏大气恢宏的宴请专区,新中式氛围随处可享。设计上注重从细节处精雕细琢,点滴中承载内涵,不管是一梁一栋、一阁一台,还是一席一垫,处处彰显着新文艺复兴的新东方主义气质。

韩熙载夜宴、牡丹亭、重屏会棋,于中国文化中,或名剧,或名画。现在都成为九朝会品牌第一批新东方主义视觉空间作品的名称。 




韩熙载夜宴,声色宏开,宾客纵情 


作为千年真迹,《韩熙载夜宴图》地位高绝。宴会本身对历史并无影响,但这是现在能看到的古代唯一一次宴会场景。唐末五代之时,士大夫府上歌姬无数,一次宴会,就是一次盛大的社交享乐。


叶锦添的韩熙载夜宴,把原来对唐末五代士大夫的堂会生活里面所包含的玩乐、文化、活动、社交,做了一个概括。空间被若有若无地分成生活与演出区域。有舞台,有琴师鼓手,宾客就如席间饮酒对诗的士大夫,可在外赏乐,可入内同乐。


唐风雅韵下,整体风格却是追求前卫,完善。整个空间被叶锦添构想为光的空间。正面墙壁都用模板结构,构成一个立体空间,使整个室内融汇在光的变化中。条状的结构被用在墙壁、家具的各个层面,使之产生视觉性的流动感。线条与光令整个空间产生了独特的氛围。





牡丹亭,传奇中的国色天香 


叶锦添获得的这个空间,有一个天井,可以把外面的阳光渗入。在有限的空间内,他建造了一个缩小的庭院景观。原来的牡丹亭,依空间比例缩小,成为一个装置,同时也是水的动源位置。四周做出金色屏风,把庭院装饰化、抽象化,融汇在一个变异的空间内。 

小巧,灵动,在这个有限的空间内,叶锦添把三个不同的空间:客厅、休息室、与花园,通过一个梅花型的过渡门构成了三者共同的幽门,使它流动起来。




昆曲是九朝会的招牌,是蔡明推崇的最美意境。牡丹亭自是扛鼎之空间。它如柳梦梅与杜丽娘的园林春色一般,情至情深,柔美灿烂。


   

 重屏会棋,静雅雍然


五代在中国文化史上留有绚丽辉煌的一页。顾闳中留《韩熙载夜宴图》,周文矩留《重屏会棋图》。


原画是皇室会旗。但五代南唐,自元宗至后主,俱是词宗级别,自然也是文人。重屏空间,也就被叶锦添定义为文士会友的场所。但又与另二空间分布有别:使用床与屏风的配合,整个色调深邃,四边立起大幅的山水画作,使古典的氛围更凝聚。这个包间,与其它两个的区别,就在对古典的重新塑造上更抽离于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