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

400-801-8389

纯粹美术与设计_亚历山德罗·门迪尼

2019-05-14       来源:九朝建业

这个世界上,在讲求个性方面若屈居第二会觉得委屈的是艺术家,但这些艺术家也可以分为好几种类型。有些艺术家像贝多芬、梵高,用单薄的身躯来抵档充满大风大浪的世界,把自己的艰苦奋斗全部呈现在作品中,以无限的热情来吸引观众。相反,也有像莫扎特一样不费吹灰之力以天赋来创造出著作的艺术家。另外,还有一些设计师像马蒂斯、夏卡尔一样,创造出以天真烂漫的性情来温暖观众的作品。


像亚历山德罗·门迪尼一样的设计师可以说是属于第三类。把尖端技术与销售当做武器去突破消费社会的重心好像是设计师要做的工作,但亚历山德罗·门边尼丝毫不理这些杂乱的世事,以孩童般的天真烂漫俘获了人们的心。


但是没有设计这一名片,亚历山德罗「尼作品很难被当做设计来接受。图3所示的建筑确实是人生活的地方,但它的颜色与形态远远超越了设计这一概念,接近于纯样美术,然而,本来就舒服、天真,有时还显得淘气的形象使我们不再去追究它是设计与否。看起来只像使了一下调皮劲儿,所以严厉地对待他的作品就好,像严打小孩一般显得残酷。




但正是这种天真烂漫毫不留情地打破了我们对设计一般概念的认识。就像埃特,索特萨斯所说,舒服地去感受一个作品,就会很容易卷进设计师的意图之中。看起来天真烂漫,却是一个具有很强吸引力的作品。


亚历山德罗·门迪尼天真烂浸的作品貌似给参观者和使用者带来了无限的舒适感,但这种天真感所指引的终点站并不是舒服的地方。他的设计所到达的终点站存在于纯样美与设计对峙的巨浪之中。顺着他的设计往前走,就会不知不觉地处在纯粹美术与设计的冲突之中。


以常识来看,纯粹美术不可能成为设计,同时设计也不可能成为美术。因为纯粹美术所在的是自由的艺术世界,而设计必须忠实于严格的现实物理学。当设计再也不顺从现实的时候,就不再是设计了,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被称为纯粹美术。门迪尼的设计不但没有从设计领域中被驱逐,而且把纯粹美术引进到了设计中。那种样子实在是太自然太顺理成章了。看着他天真烂漫的设计,仿佛一个孩子唐突地问了句:“为什么把纯粹美术与设计区分开来呢?”都无法把“你怎么会是设计”这句话说出口。仔细想想,也没有理由非得把纯粹美术与设计区分开来,因此他的设计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一个独立的作品。




看图中的沙发。在看起来并不怎么奇特的意大利古典家具上点了各种颜色的点。这是麦罗的作品,与给商店卖的座便器起一个叫“Sam”的名字做展览的马塞尔·杜尚(MarcDuchamp)的作品相似。肯定的是,颜色是门迪尼上的,但椅子是别人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