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

400-801-8389

餐饮设计--商业性与艺术性选择的探讨

2019-05-15       来源:九朝建业

学生时代满以为餐饮设计就是围绕着新艺术、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集体项目。而设计师们必须为这顶集体项目而忙碌,为了集体必须牺牲自己。在这一过程中,只有整个项目和与之对应的被动举措以及充分的内面化方法论的结合才被命名为课题。


但这种集体项目其实是以自己的名义堂堂正正活动的设计师们强加的名字,设计历史其实也是把个别设计师们的活动轨迹串联整理的后话。这种个别的存在代替了集体和历史,这里所隐含的是设计作品的价值与设计师个人的价值。世界上很多设计师的命运与设计作品开始映入眼帘,那是在这统一的世界上五彩缤纷社会的到来。有些设计师使人发笑,有些则使人惊叹。通过这些设计师,我们的视野变得宽阔了,作为设计师脚步也更加轻巧了。因为知道方向,所以心情格外轻松。迷茫的时候请教那些设计师就大概知道该怎么做了。


但是把设计看成集体项目的看法还是很顽固的。虽然后现代主义与解体主义的后退使这种现象变得模糊,但以商业主义为中心的集体主义显得更加牢固。把设计理解为产业和商业性活动的现象越来越普遍,且越来越多的人立足于这一点开始从事设计行业。


很多学生学设计这门课程,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它就业率高。即使不是,也没有人像勒·柯布西耶一样为了自己的理想与周围的人形成对立,对设计作品的外部看法也没什么两样。对于什么样的卖得最多、谁穿出来了、谁赞美过等问题很敏感,但对设计作品本身并没有多大的研究,只对一张纸赚了几个亿之类的话题感兴趣。


设计也像电影或大众音乐,商业成果是很重要的,目的在于从商业与产业角度上达到“成功”。不能只关心设计的作品性,而不去重视销售量。但是这里有个疑问:对一张纸巾的销售额那么关心,对经营学那么关心,为什么对菲利普·斯达克说的“得取消设计”这句话不关心呢?如果真的去关心商业销售量的话,那么是不是应该去参考一年设计几干个作品而收入几百个亿的乔治·阿玛尼或以女朋友伸懒腰中得到灵感设计出的瓶塞子来富贵一生的亚历山德罗·门迪尼?有句话说得好:“如果想赚钱就不能被牵着鼻子走。”成功的方法有很多种,有用合理而科学的经营方法来成功的人,用全然不同的方法去实现的例子也很多。意大利著名厨房用具公司艾烈希公司的会长说道:“公司的目的并不在于制作商品,而在于制造艺术品。”想象不出这句话竟出于会长之口。当然,就像他所说,他们生产的商品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成功,而过了数十年的今天仍像新产品一样受欢迎。商品是会很快被淘汰的,但艺术品是永远新颖的。


从商业的角度来讲,索特萨斯、亚历山德罗·门迪尼、菲利普·斯达克和香奈儿等的谩计比不过几个电子产品的卖出量。他们并没有追求商业上的成功,但最终在那一方面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属于贫困阶层的路易吉·克拉尼也乘专机去讲课,问题在于在统一的环境下个人的能力受到很大的限制。


钱固然重要,但如果把它当成设计的核心,立足于统一的方法论的话,赚钱的机会会变得更加渺茫。菲利普·斯达克、乔治·阿玛尼和索特萨斯等确实是财富与名誉齐收的设计师,他们之所以没有被看作为只知道金钱与名誉的凡夫俗子,是因为他们所最求的价值与纯粹的热情比他们所拥有的金钱和名誉更加重要。想一想,如果真是以金钱与名誉为目的的话,为什么70岁的高龄还要继续做设计呢?明明有那么多财富为什么还要那么操劳呢?


财富与名誉只是对崇高事业的嘉奖,他们的目标比这些还要远大,所以要做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在这10位设计师的身上我们要学的东西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为了自己纯粹的目的而献身与通过设计获得快乐这两点。而接受者们也应该去理解设计师崇髙的精神与态度中蕴含的作品的价值。在谩计中获得的快乐并不是因为拥有了财富,而是参透了别人难以理解的餐饮设计的真谛。